一间商铺的价格拉锯

  文图 本报记者张婷婷

  在硬扛了1年零7个月后,高女士决定把她位于西岗区繁华地段的120平米餐饮店出兑出去。然而,即使设备和余下房租转让费远低于市场价,高女士的交易愿望也迟迟未能达成。“唯一的阻碍就是房东。前两天有个接盘的人已经带着钱来了,没想到房东临时起意,当场把20万元的年租金涨到了23万元,愣是把这事儿给搅黄了。”一面是大连临街商铺到了转手的旺季,空铺越来越多,另一面是房东们对商铺租金的期待值高于以往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原本绝佳的抄底时段却在今年呈现出了异常的胶着。

  现在开门店挣钱吗?

  高女士的餐饮店是2017年秋季开始营业的。“当时跟房东签了三年租约,租金是头两年18万元,第三年涨到20万元。我在门店的玻璃上贴了出兑启事后,打电话问的人不少,但是普遍都认为20万元的租金太高了,可能忙乎一整年只能赚出来房租。”

  在终于等来了一个认可20万元租金的接盘者时,高女士做出了转让金上的进一步退让,基本促成了此事,随后便约好了房东一同来签订合约,但房东却把租金提高到23万元,导致转让告吹。

  高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在这个位置开一间120平米的餐饮店,需要雇佣大概13名员工,计入租金、装修费、工资以及其他各项开支,年均下来每天流水5000元也不能确保有盈余。23万元租金做餐饮店的话,很大机会是要亏损经营的,“房东看到的只有他商铺的价值,而不会理会承租方有没有钱赚。”

  铺租到底合理吗?

  在距离高女士餐饮店两条街的一个次干道上,一个90平米的门头新近由商贸公司改成了二手房中介。“我们是在2018年4月份完成装修后,才从紧邻商铺老板那儿得知,原先这个门头的租金才8万元,而房东租给我的价格是11.5万元。”原承租人王女士告诉记者,在得知这一情况后,2019年的4月份,她放弃押金退了租。王女士告诉记者,她正在寻找新的办公场地。“我们必须照顾到大部分客户上门方便的问题,所以地理位置还是得在中山西岗,优先考虑临街公建。但是今年100平米左右门头的租金比去年同期要高两三万。”

  王女士合伙人张先生的生意还涉足旅游、餐饮,按照他经验估算,他的一个餐饮店房租在16~18万元才有账可算。“要是前些年,我可能会支付高于预期的房租来拿下铺头,因为市场处于上升期,可以养两三年店后再开始赚钱。而现在我们的生意只是在维持的状态,眼下临街商铺的租金水平跟我的经营状况就产生了错位,总体感觉是性价比合适的商铺太难找了。”

  房东“扛价”为什么?

 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虽然空铺在增多,但大连商铺的租金价格仍普遍不低。

  张先生对记者说,他的感受是现在铺子空得多,成交难。“房主们对租金水平的预期好像很难跟我们这些承租方契合上,或者说在我看来,他们对市场行情的判断有些失准。”

  沙河口区一处公建的房主张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“扛价”的原因。“以我的门头为例,这个房子80多平米,15年前180多万买的。这些年一直没断过租客,早先租金是5万元/年,后来没两年一下子涨到了10万元/年,到了2015年初达到峰值16万元/年。在我看来,一般商铺要15年左右回本才比较划算,如果现在太低价格租出去,比如10万元/年,那我这个门头就要将近20年才回本了。”

  张女士告诉记者,她的上一位租客是一家大公司的营业网点,签约时一下签了三年合约,但是没过多久,这个网点就因业务量小撤走了,至今为止门头已经空置了六个月。她坦言,再报价时,是需要把过去六个月的闲置成本也计入进去的。

  记者还就目前大连的门头房租赁市场行情采访了中介公司,有经纪人告诉记者,甲乙双方的持续胶着,诱使一部分房东做出了出售套现的想法。“最近有意出售的门头房比之前多了一些,这类房源又以房主持有年份不多的为主。已经持有十几年、买房钱早就赚回来了的房子极少有人出售,而这类门头房也是目前租赁市场上‘扛价’的主体之一。”